编辑:香港特区肿瘤中心 来源:香港特区肿瘤中心 发布时间:2018-10-26

近几日,ESMO(欧洲肿瘤医学协会会议)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,一个重磅的试验数据备受关注,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作为维持疗法,治疗新诊断的携带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疗效与安全性的Ⅲ期试验,代号SOLO1,结果惊艳。

奥拉帕利使6成患者3年内不复发,超标准治疗2倍

整体来看,与安慰剂组相比,奥拉帕利组的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,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0%。很有可能会改变卵巢癌的治疗指南,由于奥拉帕利(利普卓)在中国已经上市,所以也会很快给中国患者带来直接帮助。

卵巢癌患者就诊时70-80%已经为晚期,通常会选择的初试治疗方案是肿瘤细胞减灭术联合化疗;也就是说一开始使用含铂类的化疗药物,配合手术效果很不错,可以达到部分缓解甚至完全缓解。但最大的问题在于,它特别容易复发,五年生存率徘徊在38%左右。

在手术和化疗后,尝试加入新药来进行维持疗法。维持疗法的目的,是为了杀死残留的癌细胞。如果成功,就将显著降低复发率,延长患者生存时间,甚至实现临床治愈。对于那些携带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,奥拉帕利这类PARP抑制剂,理论上是最理想的维持疗法选择。

在经过长达三年半的随访后,居然有一大半患者依然没有出现疾病进展!在三年这个时间点,奥拉帕利组有高达60%的患者依然没有进展,而安慰剂组只剩下27%。奥拉帕利组这条华丽的生命曲线,仍在延续。这个结果在晚期卵巢癌中实为革命性的突破。

从这次结果来看,PARP抑制剂或许也是越早使用越好。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新诊患者,应该考虑尽早使用奥拉帕利进行一线维持治疗。从曲线走向来看,或许真有一部分患者能长期存活,甚至可能实现“临床治愈”;让我们一起等待更长时间的随访数据。

值得说明的一点是,维持治疗通常时间都比较长,如果药物副作用强,是无法使用的,患者会被迫停药。奥拉帕利之所以能成为好的维持治疗药物,除了疗效好以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属性就是副作用小。最常见的副作用是恶心、疲劳/虚弱、呕吐、贫血和腹泻,但通常都不严重,对患者生活质量影响较小 。

那么,对于没有BRCA突变的患者,能不能从奥拉帕利维持治疗中获益?奥拉帕利能不能联合其它药物,达到更好的效果?

从理论上来讲,奥拉帕利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(比如贝伐单抗),或者联合免疫药物(比如PD-1/PD-L1抑制剂),或许能达到1+1>2的效果。

除此之外,奥拉帕利未来的适应症还会扩展,因为BRCA突变肿瘤广泛存在。比如,今年初FDA已经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携带遗传性BRCA突变的晚期乳腺癌。而就在前几天,奥拉帕利刚刚被FDA授予治疗胰腺癌的孤儿药资质,这有望加速它在胰腺癌,尤其是BRCA突变胰腺癌中的试验进度。

未来,我们期待PARP抑制剂惠及更多的患者。

上一篇

下一篇